記者一線 > 正文

獨家專訪劉醒龍:無論完勝慘勝都要為武漢立座紀念碑

發布時間:2020年01月30日 14:01 來源:中國新聞網

  (抗擊新型肺炎)獨家專訪劉醒龍:無論完勝慘勝都要為武漢立座紀念碑

  中新社武漢1月30日電 題:獨家專訪劉醒龍:無論完勝慘勝都要為武漢立座紀念碑

  中新社記者 柳俊武 全安華 邢翀

  “我想通過中新社,向全湖北乃至全國人民呼吁,不論最終是完勝還是慘勝,我們要為這個城市立一座紀念碑,佇立在武漢的兩江交匯之處的南岸嘴,因為這座城市的每一個人都是值得紀念的,都是為保衛這座城市而奮戰到最后一分一秒的英雄。無論是留守城內的900萬人,還是因故離開的500萬人。”

  29日在接受中新社記者獨家專訪時,湖北文聯主席、茅盾文學獎和魯迅文學獎雙獎得主劉醒龍如是說。

1月29日,湖北文聯主席、茅盾文學獎和魯迅文學獎雙獎得主劉醒龍(左)接受中新社記者獨家專訪。中新社記者 全安華 攝
1月29日,湖北文聯主席、茅盾文學獎和魯迅文學獎雙獎得主劉醒龍(左)接受中新社記者獨家專訪。中新社記者 全安華 攝

  做點文學之外的事情才踏實

  “非常時期,你們冒風險外出采訪,還將稀缺的N95口罩送給別人,簡直就是將自己的半條命給了別人!”在東湖綠道邊,劉醒龍接下記者贈送的幾只口罩和一小瓶酒精時說道。

  劉醒龍先向記者講述了他最近幾次上醫院的經歷。“我眼睛14日出了點問題,去武漢市第一醫院看門診,盡管人山人海,大家情緒都放松,沒感覺到什么壓力,也沒戴口罩。”隨后他聯系在一家醫院任首席專家的朋友,想去做CT時,對方一反常態說:“你不要來,這邊太忙了。”

  劉醒龍17日去協和醫院看眼科專家,一名看上去很嬌弱的女醫生見到他后非常嚴厲地責問:“你為什么不戴口罩?”從協和醫院出來時,劉醒龍接到蘭州一位詩人的電話,說什么也要寄十包口罩過來,“當時,我還覺得太小題大做,又不好不接受人家的好意,就讓他買了寄過來。我現在戴的口罩就是他寄來的。出門不戴口罩,就有命懸一線之感。”

  劉醒龍19日再去協和醫院,感覺有些異樣,但也沒有往深處想。直到20日去了武漢市中醫院,才發現整個氣氛完全不同了。這時候才知道,相關醫院已有一批醫護人員出現感染。“我覺得他們這樣做也是謹守醫德,在疫情的可能性還不確定時,他們不隨意亂說,同樣也是一種高尚的醫德。”劉醒龍說。

  武漢“封城”的第三天,是大年初一,“女兒一整天不說話,只顧拿著手機看各種各樣的消息,不時地背著我們躲到一旁流眼淚,最痛苦的時候,還在媽媽懷里痛哭,問起原因,她只說了兩個字:武漢!我第一次發現自己畢生為之珍惜的文學,是那么蒼白無力,甚至還不如女兒那滾燙的眼淚!”

  “封城”當天,有關方面決定在知音湖邊的武漢職工療養院建一座“小湯山”式的醫院。1995年秋天,劉醒龍曾在那里住過半個月,并一口氣寫出自己的代表作《分享艱難》《挑擔茶葉上北京》。“如果有可能,為眼下的武漢分享艱難,我寧可不要這些作品,讓知音湖那里所有的天地靈氣,都用于治病救人!”劉醒龍說。27日晚上8點鐘,武漢三鎮市民同時打開窗戶,唱響《義勇軍進行曲》《我和我的祖國》,大聲呼喊“武漢加油”。“那天我們全家六口人也站在打開的窗戶前,起初我喊不出,只聽7歲的小孫女趴在窗口上拼命地唱歌,喊加油,我也被帶動起來,跟著小孫女高喊,武漢加油!這些天的壓力也釋放出來,感覺踏實了,好像出了點力。”

  劉醒龍每天都接到不少來自全國各地的電話和信息,他一般只回復四句話:不說謝謝,只致堅強。因為有你,我心昂揚!湖北當地阻隔病毒傳染的醫用物品最緊缺時候,劉醒龍得知協和醫院那位女醫生上了火線,成為重癥病房的主治醫生;一位已故作家的女兒所在醫院被整體征用為隔離病區后,劉醒龍馬上聯系天南地北的朋友,請求支援。說到這里,劉醒龍眼睛濕潤起來。“與朋友聯系的當天,就有作家朋友,用快遞寄出四千五百只口罩。第二天又有作家朋友,快遞了20件防護服和200只護目鏡。《文藝報》的一位女作家,去自家樓下藥店,將但凡武漢這邊用得著的東西,全買空了,裝箱寄了過來。這些東西在這場武漢保衛戰中肯定起不了太大作用,但是,它所傳遞的天下中國人都是自家人的情懷,才是孤城不孤的力量所在。更多的人,明知N95口罩等用黃金也買不到,仍舊凌晨兩三點,四處幫我想辦法。實在弄不到的,還要一遍遍道歉,像是犯了天大的錯。”

1月29日,湖北文聯主席、茅盾文學獎和魯迅文學獎雙獎得主劉醒龍(右)接受中新社記者獨家專訪。中新社記者 全安華 攝
1月29日,湖北文聯主席、茅盾文學獎和魯迅文學獎雙獎得主劉醒龍(右)接受中新社記者獨家專訪。中新社記者 全安華 攝

  用生命的每一個細胞進行拼搏!

  劉醒龍說,武漢歷史上歷經多次劫難都挺了過來。“但從出人、出力、出物來講,從來沒有像這樣,無論你是什么角色,處在何種位置,每一個人都在全力以赴地同從未見過的病毒、從未有過的疫情抗爭。在肆意攻擊的病毒面前,每一個人都是黃繼光,每一個人都在用自己的胸膛去堵住病毒的槍眼。面對新冠肺炎,不需要敢死隊式的沖鋒,但絕對人人都是上甘嶺一樣的死守。900多萬武漢人,留守家中,用生命的每一個細胞進行拼搏!”

  “武漢是一個遍地英雄的城市,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城市!”對于一個超千萬人口、九省通衢的城市采取封閉措施,這在人類歷史和城市發展史上前所未有。劉醒龍說,“坐擁大江大湖,盡收長江漢江交匯,地給天賜,注定武漢要成其偉業。由九百萬加五百萬武漢人,人人參加的這場偉大的戰役,在勝利的那一天起,就不再是以往所說的東方的芝加哥,而是傲立東方的武漢,世界為之傾倒的武漢,人類歷史永久銘記的武漢。所以,當這場武漢保衛戰勝利結束后,不論這場勝利是完勝還是慘勝,一定為這個城市立一座紀念碑。南岸嘴作為武漢三鎮地理上的明珠,一直以來,找不到一種獨一無二的東西,成為這座城市的標志。就讓這座紀念碑佇立在兩江交匯之處的南岸嘴,紀念屬于我們的武漢保衛戰,也紀念一個不漏地參加了這場保衛戰的所有武漢人!”

  “要加強城市社會治理和科學化管理”

  在參加今年湖北省兩會時,劉醒龍作為湖北省政協委員,想做一個關于加強城市管理的提案。“雖然最后沒有成案,但城市管理者一定要建立科學手段,提高專業水準,不能用運動式的方式來管理。”

  劉醒龍認為,“很多專業部門的決策者往往是非專業人士,對病毒認識粗淺,缺乏擔當精神和科學決策能力,只能等上級下文件。”

  “我們不能都指望鐘南山,鐘南山只有一個,何況鐘南山也是人,只要是人就有可能犯錯誤,萬一有鐘南山解決不了的問題怎么辦?”劉醒龍說,以往武漢城市管理者最擔心漢正街,因為漢正街怕火,但這么多年漢正街都挺了下來。“疫情大如火,這次空前疫情所造成的危機,更需要城市的管理者本著科學的方法與精神,即時應對與處置,不能遇事老等上級表態,下紅頭文件,城市管理更需要用科學的態度。”

  “城市應急管理方式的提升迫在眉睫”。他說,“比如人人都有手機,手機可以做體溫監測,體溫超過三十八度五,就自動將信號發出去,在保證個人隱私的前提下,這可以作為一種更加科學的流行病學信息采集方式,在流行病多發季節時,這樣的管理成本會小很多。”

  劉醒龍強調,“這次新型病毒阻擊戰提示我們:真正科學的城市管理已經迫在眉睫。如果不以此次大災大疫為契機,加快城市的科學化管理速度,這場武漢保衛戰,勝利了也不能算是完勝。”(完)

  印尼《訊報》巴西《南美僑報》泰國《星暹日報》采用

(編輯:裴春梅)
關鍵詞:
炸金花高手经验